在生活的道路上,每个人都可能遇到那样的坎儿:无论努力到何种程度,始终难以跨越。这样的遗憾往往如同刺一般扎进心底,随时准备发作。那么,这样的内心创伤有药可治吗?电影《留校联盟》(The Holdovers)就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而诞生的。

这是一部仿佛岁月尘封的新电影,虽然已经立足于当代,却饱含怀旧氛围。它成功入围96届奥斯卡奖提名,并在金球奖(GGA)与评论家选择奖(CCA)上获得荣誉。保罗·吉亚玛提凭借在片中的表现,赢得两个最佳男主角奖,证明了他在这部影片中的精湛演技。

该片的海报透出手绘的质感,让人不禁联想到上个世纪的经典电影。而影片本身,另有一番风情——它突破了当代电影的框架,仿佛一件奶奶亲手织的旧毛衣,温暖而宝贵。

电影讲述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位叫保罗的高级男子中学历史老师的故事。保罗墨守成规,个性古板严苛,在生活和工作中所展现出的刻板印象,和他对教育和学生严格要求的态度,使得他并不受同事和学生的欢迎。然而,他在心中总有一份解不开的结——因为家族遗传性疾病身上散发的异味,他始终与人保持距离,生活孤僻。

在因为对带有家族背景学生的严格处理而招致校长不满的情况下,他接到了一个“光荣任务”:圣诞节期间,留守校园值班。同他一起留守的,还有另外一位职工玛丽,一个在越南战场牺牲儿子的母亲,以及一些出身复杂的学生。面对遥远的亲情和遗世独立的困境,他们如何在圣诞节走出各自的寒冬?

电影呈现了保罗、玛丽、安格斯这三个人物在寒冷季节中的温情和逐渐融化的隔阂。尽管起初有冲突和矛盾,但最终他们一起留守学校的经历,让这个临时组合的家庭之间产生了关怀与支持。

电影展现了他们一步步的接近与了解。保罗不再是那个古板的历史老师,玛丽填补了对逝去儿子的思念,而安格斯——一个不受家庭宠爱、机智而又带有毒舌但心地善良的男孩——则在历尽坎坷后找到了难得的慰藉。

《留校联盟》在最终以一场和解和保护结束,保罗在面对安格斯家庭问题时敢于站出来承担责任,展现了他角色的转变和对安格斯的家庭状况的理解与同情。通过保罗、玛丽和安格斯三人物,电影传达了一条简单而深刻的道理——即便人生中存在着难以渡过的坎,也能通过彼此的理解和帮助找到前行的力量。

《留校联盟》不只是对教育体制的一种反思,它更是一种对生命遗憾的慰藉,对现实生活中冷暖自知的深刻展现,让人在重温旧时代的影片中,体会到属于当下的救赎与暖意。